2018注册送体验金_app自助领取彩金38_下载app送18元彩金会

在美诉讼 五个环节最重要

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赴美开展贸易投资交易中,商事纠纷不可避免,也逐年增加。“近期频繁发生的贸易摩擦,让很多企业在美面对商事诉讼时打起了退堂鼓。”日前,在中国国际商会举办的在美商事诉讼及政府调查的挑战与应对讲座上,昆鹰律师事务所创始及全球管理合伙人张鲲展(John B. Quinn)告诉与会者,对于在美诉讼的中国企业,“谁先弄清楚什么最关键,谁就能赢。”

昆鹰律师事务所硅谷办公室合伙人童业锴(Mark Tung)为在美诉讼企业提示了五个处理纠纷的关键环节:一是要提交侵权和无效主张环境。这一环节是最早得知对方立场的重要机会,企业在此时未能表明主张或未能提供足够细节,可能导致自身在案件后续阶段提出的理由被法院排除,因此应进行细节程度的战略性考虑。二是权利要求解释。权利要求解释环节通常是案件关键的转折点之一,对案件无效与否均有巨大影响。这一阶段企业应求助专家帮助查找相关外部证据,认真应对与法官建立信任。三是事实证据开示。美国事实证据开示范围远远大于其他国家,第一次参与美国诉讼的中企要做好充分准备。因为这一环节费用昂贵,还可能揭示出公司不希望外界看到的尴尬信息。四是专家意见证据开示。参与证据开示的专家一般由案件当事人雇用,而非法院雇用。企业在挑选专家时需考量其出庭风范、日程安排上是否便于合作、过往著述、作证经验等因素。五是庭审。企业的法律团队须查看所有关键事实和文件,以确定哪些证据和证词最为关键。关键的事实证人和专家证人应与法律团队合作一起出庭作证,在此之前建议先进行模拟庭审,帮助证人和律师更好地了解案件审理流程、理解对手论点。条件允许情况下,从与正式庭审相同的陪审团池中选人建立模拟陪审团,在模拟庭审过程中观察模拟评审团,将对正式开庭非常有帮助。此外,企业要对参与庭审的成本做好心理准备,证人需要前往诉讼地,投入时间准备并作证,高管需要作为公司代表出庭,再加上聘用专业的专家证人,企业参与庭审的费用可能很昂贵。因此,企业需留心是否可以进入简易判决程序,消除争议焦点,甚至可以结束整个案件。

张鲲展指出,中国企业在美诉讼找好律师至关重要。与国内法庭不同,美国的法庭审判结果是由陪审团决定的,因此企业在选择律师时一定要了解好律师面对陪审团的辩护经验,不排除律师此前接手的案件多是和解、简易判决等没有陪审团参与的情形。

此外,中国法庭中可能出现败诉方承担全部诉讼费用的情形,而在美国,胜诉方需要无一例外地负担自身律师费。“美国律师是按小时收费的,相对来说比国内稍贵,但不建议企业为了节省成本选择低价律师。”张鲲展表示,很可能出现低价律师一个人完不成任务又引荐多位律师介入案件的情况,到时不仅企业要支出更多费用,案件的处理结果也未必理想。企业应了解律师处理同类案件、与法官和对方律师在先前诉讼中的经验等,综合选择合适的人选,然后就双方期望的沟通程度以及如何进行沟通进行交流,如需要律师提供季度报告、每周进行一次电话会议等。随时与律师协商费用问题,向律师坦诚告知公司内部的利益冲突和敏感问题。

张鲲展特别提出,企业要弄清自身诉求,作好案件风险评估,准备好证据开示阶段所要展示的内容。同时,在谈判和诉讼过程中始终清楚自己的和解底线,并不断尝试了解对方的和解底线,如有可能,在合适的时机选择和解也是一种不错的解决方式。

对于企业普遍担心的当前中美贸易战下处理在美纠纷的影响,张鲲展分析说,就目前企业在美民事诉讼的形势来看,并没有明显不利于中方的变化,中企不必太过担心。

“考虑到扩大管辖权可能导致违背国际礼让原则,美国法院开始倾向减少对美国境外的行为适用美国法律。根据规定,企业商业流通行为不会令法院具备管辖权,与美国经销商合作的行为也不足以令美国法院对境外公司建立管辖,也不会因美国子公司的行为导致境外母公司受美国法院管辖。”据张鲲展介绍,在证券法方面,美国也限缩了相关适用,很多发生在美国境外的证券交易行为不会受美国法院管辖。而反诈骗腐败组织集团犯罪法(RICO)也有了相应调整,其中刑事条款可以适用于域外,民事条款不适用于域外。外国人侵权法案也不再适用于在美国境外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